首页 币币交易 合约交易 资产管理 订单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数字货币为国际货币体系发展提供新方向

货币是降低交易成本的一项制度安排,和其他制度一样,货币体系的变迁也具有路径依赖。货币体系主要有三项职能:交易媒介、计价单位和价值储藏,而交易媒介是其中最基础的职能。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关于货币的核心制度安排围绕两个问题展开:第一,确定充当国际计价、结算中介的本位货币并维持其适度增长;第二,形成围绕本位货币的国际收支协调机制。围绕这两个核心问题,国际货币体系经历了金本位制、金汇兑本位制、固定汇率下美元本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和美元非黄金化时代的牙买加体系,每一次调整都是在新的情境下对这两个问题的重新回答。目前,国际货币体系的现状是什么样的?为什么数字稳定币成为了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挑战?未来国际货币体系将向什么方向演变?数字货币
 
始终稳定的美元主导地位
 
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美元的国际货币主导地位随着全球经贸格局的变化遭受了两次主要挑战:日元的国际化趋势与欧元的出现。如果说日元的国际化是在美国推动下,用来平衡两国经贸关系的政策措施,那么欧元区的创设曾让各国对出现一个更加平衡的国际货币体系充满期待。然而,遗憾的是,即使欧元区占国际贸易的比例(14%)超过了美国占国际贸易的比例(11%),美元作为唯一全球货币的事实却并未发生改变。
 
从货币的交易媒介功能来看,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人民币等构成了世界的主要结算货币体系。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的最新数据,2020年3月,美元在国际结算体系中占比44.10%,欧元则为30.84%,人民币为1.85%,稳居于全球结算货币中的第五位。但是,如果考察货币在国际贸易中的结算占比,美元占85.83%,欧元为6.54%,其次是人民币,占比2.40%。从货币的储备功能来看,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人民币构成了世界主要储备货币体系。根据IMF的最新数据,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美元资产在各国的外汇储备中占比高达60.89%,欧元资产占比20.54%,虽然人民币当前在SDR(特别提款权)中的构成比例居世界第三位,但在各国汇报的储备资产中仅占比1.96%,位于日元、英镑之后。从货币的外汇交易量来看,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澳元、加元、瑞士法郎、人民币是全球外汇市场的主要交易货币。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最新数据,美元外汇交易占比88%,欧元占比32%,日元占比为17%,英镑为13%,人民币占比为4%,同样保持了相对稳定的格局。
 
在时间维度上,国际货币体系的三个方面(国际结算、资产储备与外汇交易)都保持了高度的稳定性。虽然美国经济和贸易在全球的份额不断降低,但美元的主导地位却显得不可动摇。美元具有“主权货币”和“超主权货币”两重性,在可预见的将来,没有任何一种其他主权货币可以做到这一点。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显示出了其内在的不稳定性和国际货币供给机制的缺陷——美国只提供紧急流动性给其亲密盟友,尽管国际金融治理体系进行了一定的变革,区域性的金融安排也方兴未艾,但基于国家信用的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方案显然没能取得大的进展。
 
数字稳定币对美元主导地位的挑战
 
变革往往在边缘地带发生。在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局面没有发生改变的情况下,国别型的货币对美元的替代很难发生,但数字货币为国际货币体系提供了发展新方向。尽管从1982年DavidChaum基于邮件可以签名、加密而提出了加密货币至今已经有将近40年的时间,获得广泛注意的典型数字货币——比特币也已经出现了10余年,但对于国际货币体系而言,2019年流行的全球数字稳定币的倡议才真正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的制度选项。
 
就经济基础而言,决定一国主权货币能否成为全球性货币的因素主要有三点——经济规模、开放程度与稳定性。日元在国际化的关键时机欠缺了一定的开放,欧元则是受困于其政治框架,无法及时有效地提供危机时的安全资产。然而,指出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两难困境的特里芬通过对历史的研究告诉我们,即使是新兴霸权货币美元满足了以上三点要素,取代失效的霸权货币英镑依旧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国际货币体系的制度惯性一至于斯。
 
有趣的是,阻碍新的主权货币成为全球货币的因素在数字经济的时代正日益弱化,对国际结算的需求不再集中于公司、政府等全球贸易和金融的大型参与者。历史上,不依赖于实物货币的国际结算出现在服务进出口商人的阿姆斯特丹、汉堡等地,伦敦则因为其优异的贸易融资服务促进了英镑的国际化。而对于这些大型参与者而言,切换国际主导货币的成本巨大——新的定价标准、新的风险头寸和处理旧主导货币储备面临的损失。因此,过去的国际货币体系特别容易维持现状。而在高度全球化和数字化的今天,个人消费者参与国际结算的行为大大增加。全球互联网用户和跨国旅行者的人数在过去的15年中翻了一番,跨境电商更是让每一个消费者都直接参与了国际结算,也因此体会到了传统国际结算体系的缓慢和成本高昂(如货币转换费等)。个人消费者对某一主导货币的粘性远远比不上大型参与者,相反,他们对交易的成本更为敏感,也因此更容易受到数字支付技术带来的成本降低的吸引,转换支付手段。而从国内经验来看,以个人消费者为基础完全足以衍生出一套新的支付体系(如第三方支付在中国的快速增长,M-Pesa在肯尼亚的扩张等)。因此,个人跨境支付的活跃开启了一个潜在的国际支付货币的竞争局面。
 

想了解更多相关的资讯,请继续关注(www.bg-ex.com)

推荐产品